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907章 你觉得,我是谁?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莫凡依稀记得第一次对柳茹有比较的印象,是在上海巷子里的一家小咖啡店里,她经历了噩梦般的事情,清秀的脸上纵然憔悴却依旧带着待人的友善,带着几分柔弱中的坚强。

    而现在的柳茹,气质都已经彻底发生变化了,不再是小家碧玉,不再是素衣裹身,那一抹长长的嫣红色风衣将她的身姿勾勒得更加纤细修长,妩媚引人垂涎,再加上身上随时都会伴随着的黑暗特质,便令她更具几分神秘。

    只不过,一看到莫凡,柳茹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的纯净,就像一个邻家小女孩无论在职场中如何干练,看见隔壁的大哥哥后就会露出小女人的羞涩。

    “你真是……变化太大了。”莫凡实在找不到什么形容词了,看着柳茹感慨了起来。

    “真的吗?”柳茹很开心,神情露出了几分雀跃。

    然后,正是这种状态的柳茹,随手往旁边一扇,血爪刃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利痕,如五把利剑整齐的斩过,顷刻间将五只妄想偷袭的黑畜妖给切了脑袋。

    莫凡嘴角一抽,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怪异的赶脚。

    有一种柔弱妙龄女孩一边说着亚麻跌之类的娇怜话语,一边起跳回旋踢,一脚抽飞色|棍的即视感。

    “莫凡,莫凡,赶紧解决掉暴毙母妖,它好像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到时候毒变会扩散到牧场庄园之外!!”灵灵的声音从通讯仪中传了出来。

    莫凡也没有时间和柳茹多说,从她刚才的虐杀来看,柳茹应该是彻底蜕变了,变成了更强大的血族。

    她来得确实也是时候,自己一个人估计没那么容易冲入到坡殿里。

    “我从正面杀过去,你一定记得要找到暴毙毒母,不然要出大事。”莫凡对柳茹说道。

    柳茹也知道事情紧急,没有再多交谈,她见这里的诅咒畜妖和黑畜妖已经被清扫个七七八八了,索性再一次甩动着身上的那件风衣,身子一下子隐入到粉红色的雾气里。

    “噗哒~噗哒~噗哒~~~~”

    柳茹拍打着肥嘟嘟的翅膀,灵巧的朝着坡殿飞去,开始按照灵灵的指示寻找暴毙毒母。

    那些剩下的黑教廷成员已经溃不成军了,开始往坡殿之中逃窜,莫凡大摇大摆的杀了过去,直接轰开了坡殿那厚重的大门。

    坡殿就是一个地下宫殿,踹门而入的莫凡一眼看到正中央坐着一个茶色头发的高跟鞋女人,她的鞋跟上还沾着一些血迹,那容貌看似普通,却荡着一种邪异的魅气!

    她冷血、独傲,穿着放|荡。

    她的左手放在大腿位置,右手正被一个妖冶的男子不停的舔着,坡殿之外死了那么多人,她漠不关心,只是在看到莫凡闯进来的时候,脸颊上一下子展开了一个妖娆的笑容……

    “我知道你是谁。”芳少俪盯着莫凡,眼睛半眯了起来。

    “哦?”莫凡扫了一眼周围那些黑衣教徒和灰衣教士,发现这些人都已经退到了芳少俪的身边,包括那些残余的黑畜妖和诅咒畜妖们。

    “你是博城莫凡,三番五次给吾教制造麻烦的人。”芳少俪眼睛里带着几分看穿之意。

    “大家都喜欢叫我黑教廷终结者。”莫凡回答道。

    “那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假如我们真的要想除掉你,你根本活不过几天,你之所以活着,是没有人料到你这样一个小杂鱼也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芳少俪说道。

    “反正我记得上一个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我的人是个叫穆贺的,貌似还是你们蓝衣里面的领袖,结果他死得那个叫惨啊,据说还是被气急败坏的撒朗给处理掉的。你这种小蓝衣,在黑教廷里估计连高层都算不上吧?”莫凡反讽道。

    口骂,莫凡最喜欢了,正好给自己的小柳茹争取点时间。

    芳少俪也无所谓,她将旁边的那个妖艳美男子推开,将耳坠缓缓的解了下来,朝着莫凡扔了过去。

    莫凡蚈不清楚这人在干什么,见耳坠落在脚边,也不捡。

    “这是一个通讯设备,想知道另一头的那个人是谁吗?”芳少俪挑衅的说道。

    莫凡拾起了耳坠,的确感觉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莫凡将其放在耳边,立刻就有一个呼吸之声,很平稳,很平静。

    ……

    远洋之外,一栋屹立在瀑布河畔上的一栋豪墅里,一个身子被红色长袍裹着的人正伫立延伸出去的玻璃台上,一头金砂色的长发披散,被迎面飞来的瀑布雾给打湿……

    她的衣袍足以拖在地上半米,却依旧随着瀑布高空狂风而瑟瑟飞舞!

    她保持了好一会的沉默,这才启唇道:“你觉得,我是谁?”

    ……

    坡殿内,莫凡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也或许是所谓的直觉,莫凡可以非常肯定正在跟自己说话的这人,就是已经轰动了整个世界的死神——撒朗!

    一定是她!

    “你是凌溪,也是撒朗。真是可惜,假如断头台计划能够施行的话,你这个红衣主教就彻底不存在了!”莫凡回答道。

    当初韩寂、神秘灰白人说得并没有错,那是他们唯一一次离撒朗那么近,也唯一一次可以将他斩杀,然而穆贺的跳出,使得她活了下来。

    “我会死,撒朗却不会。撒朗只是一个名字,一个死亡的象征,任何一个将恶极扩散成瘟疫的人,都可以叫做撒朗。不过,迄今为止那么多继承了撒朗之名的人里,我大概是做得最出色的那个。”撒朗说道。

    “我读书少,听不太懂你说什么,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我还得宰了你的这个长得一般却在那里卖弄风骚的手下。”莫凡回应道。

    “你在怕我吗?”

    “还好,就是不太习惯这种聊天方式,要不我们约个时间,约个地方见一面,坐下来慢慢谈?”莫凡说道。

    “可以,不过你选地方多半是整个审判会的人都在那里等着我,所以我来挑吧……”撒朗说道。

    “那算了,你太没诚意。”莫凡说道。

    “没关系,你终究会见到我的,到那个时候,希望你能够认得出。芳少俪是我的学生,暴毙毒母也是我送给她的一个很不错的课题,它和她今晚会好好招待你的。当然,假如你还能够安然无恙走出去,那再好不过,那样我才能够把你给我制造的麻烦在将来一件一件的还回给你!”

    “你可活得久一些,否则我只能够找你身边的人来还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