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七章 老爷子们的套路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为什么不走?留在这儿等死吗?”

    江原潮压着嗓子低喝道。

    谭老头给他使眼色,这是一早就说好的计划,一旦发现事情出了意外,虽然己方已有万全之策,但陈光和江原潮却分外扎眼,毕竟俩大光头太闪亮。

    其他人甚至都不用谭老头提醒,一见情况不对,便早已陆陆续续往外面挪去。

    那些愤怒的武者倒也没怎么留意这群坐在前排的少壮派,他们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主席台上的诸多老头儿身上。

    至于其他人,爱走的走,别看少壮派时常在电视上出现,但在武人们的眼里,这些中青壮年实在没什么地位,犯不着在他们身上分散精力。

    他们知道真正掌权的就是这群老头儿,更忌惮居中老者所谓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听说多年前是有研究出毁灭性的武器,名为原子弹,这群人该不会在地下埋着原子弹吧!

    这也太拼了吧!

    我们虽然是武者,但也就少部分门派来了掌门级人物,其余大半都不是核心角色,就算你们把我们炸死在这里,也是你们吃亏好吗?

    就算我们全死在这儿,我们的宗门也算不上伤筋动骨好吗?

    不过他们倒是把老先生们想得太疯狂,此地距离燕京不过百余公里,就算有核弹也不可能在这里炸,那不得成了千古罪人?

    居中老者有点着急,他和武人们已经僵持了大约快一分钟,会议室里该走的人陆陆续续都走得差不多了,唯独陈光与江原潮却还在原地纹丝不动。

    原本他是打算等所有人走完再揭牌的,但这局面持续的时间长了,气势渐消,武人们会以为自己是在虚张声势。

    靳老爷子也给陈光使眼色,但这次陈光却与他接上了,微微摇头,示意你们要做什么说什么做就是,不用管我。

    见他这样,居中老人深吸一口气,也没奈何了,再度手一挥,按下按键,在他身后的大型投影屏幕上,顿时出现八个不同的画面,全是监控实时拍摄而来。

    陈光晃眼一看,也觉着头皮发炸。

    他有那么点后悔搁这儿装逼了,讲真,我不是特别怕武人,但你们这八枚导弹是什么鬼啊!

    你们玩得这么大,咱家琉璃大人不一定能救得下来我好吗?

    八个画面,八枚导弹,导弹附近分别是不同的场景,有苍翠树林,也有秃噜小坡。

    当然其中最刺激的两枚还数出现在房屋旁边的两个大家伙。

    没错,这房子看起来很熟悉,就和众人此时身处的大楼一模一样,分别一前一后。

    有人探出头到窗外瞄了一眼,嘶嘶倒吸着凉气。

    果不其然,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楼下院坝的地板往两边退开了,黑洞洞的发射仓就在下面,银光闪闪的弹身从土里冒出来半截,种在地上像个大蘑菇。

    靠近外窗的人也看了下外面,没错,这大楼一前一后一边一个。

    居中老者高举右手,掌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个铁盒子,盒子绑在他的手腕上,中央则是个红灿灿的按钮。

    “诸位,正如你们所看到的,这是八枚导弹,具体的威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们总该是知道一点的。你们也别以为现在就将我杀死在这里便能安然无恙,只要我心跳一停,导弹一样得炸,三十秒内,方圆数公里都将被夷为平地,你们哪怕插着翅膀也飞不出去!”

    居中老者用极其淡漠的语气说着,仿佛要送掉的不是他自己的命。

    武人们真是没想到这群“养尊处优”的当权者能做到这个地步。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

    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同时他本身也不怕死的敌人,最可怕。

    这一代的掌权者和过去几千年里的皇帝们,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不少人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我说过我们不怕死,现在你们该相信了吧?”居中老者再度说道,哪怕在场随便来个武人伸出根指头就能将他戳翻在地,但此时他这苍老的身躯里却迸发出顶天立地的气势,叫人不敢直视。

    武人们无比茫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二三十年前他们不也和过去的皇帝们一样软弱吗?

    为什么突然间他们就变得视死如归了呢?

    自古以来,所有皇帝不都是贪生怕死的吗?

    某种意义上,武人们的判断没出什么问题。

    谁都不想死。

    但这群老者虽然有现代医疗的辅助,到了这个年龄,或许本也没多少年好活了,比起带着屈辱下到棺材给后人留下无穷后患,他们倒宁愿用这本就没多少年限的残躯再争一口气,为后人扫除点毒瘤。

    他们的想法非常直白,我老头子少活几年不碍事,这权柄,终究是我们的后人的,这就行了。

    二三十年前的让步,无非是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半只脚踏进鬼门关,又或许是因为那时候即便抗争了也是无用,只会无谓的白白牺牲。

    但今时不同往日,有那个能耐,也就能争一争了。

    老爷子们或许并没有那么伟大,他们每做出一个决定的同时一样也会权衡利弊,也就是这次的决定显得过于刚烈罢了。

    当然,场面里有个年轻人此时的处境就分外尴尬了。

    光老爷已经连吐槽的兴趣都快没了,你们要把这儿炸翻天啊?你们咋不早说啊?

    我早知道你们这么彪,谁要陪你们在这儿一起升天!

    我宁愿和武人们讲道理也不想看见下面那俩大铁坨坨好吗?

    谁也别搭理我,让我一个人到几百公里外去安静安静。

    老爷子别冲动,放下那破盒子咱们还能做朋友!

    不知道万一真炸了咱家琉璃能不能让我瞬移到别的地儿去啊,想想这场面就有点过分刺激了。

    琉璃就默默的回了他俩字,“呵呵。”

    好吧看样子琉璃大人是要撂挑子了,她肯定对自己这超能作的作死能力感到绝望了。

    对此陈光表示耸肩加无奈,谁能想到老先生们玩得这么大,本来场面还能在自己控制中,突然冒出来的两个大玩意儿瞬间让人头皮发炸了好吗?

    虽然我是有被你们视死如归的精神感动到,但明明事情还有得谈的呀,放下屠刀,尚能饭否?

    死,咱也能死得稍微壮烈点,一下子给boom成灰灰这多不带感呀!

    你们身子金贵,烧了之后或许还能掉下个金戒指出来什么的,但我这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烧了不太可惜了吗?

    不对,为什么会是导弹?

    正常来说直接埋高能炸药不是更简单?

    摆俩导弹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而且高能炸药的爆破威力更容易控制,也更不容易误伤其他人,比如麻书记这类已经跑出去,但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的人。

    没错,这肯定是空包弹!

    “是空包弹吧?死老头子,你别吓唬人!”

    卧槽已经有人吼出来了!

    陈光抬头看去,却见一中年人模样的大汉从腰间摸出长刀已经站到主席台前方,武人们并没有被收缴武器,他们也没那么听话。

    江雅歌的爷爷这时候倒说话了,“本来是有人要放空包弹的,但我怕镇不住你们,所以这事是我办的,你们放心,保证是实弹,我老江打了一辈子的仗,就不爱放空枪,狭路相逢勇者胜,你们要玩命,我老江陪你们玩命!”

    在江雅歌爷爷说这话的时候,陈光敏锐的发现,居中老者举着按钮盒子的手不动声色的抖了抖。

    卧槽感情老先生真的以为是空包弹!

    真不愧是江雅歌的爷爷啊,您可真会玩啊!

    其他老先生的反应好像也有点惊了个呆,纷纷瞪大了眼睛,好像恨不得把江老爷子给扒了皮。

    “你们看我做什么?我儿子不也坐在下面?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虚的那套啊?”江老头面上有点挂不住,一副你们这些老伙计怎么能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样子!

    江原潮已经表示言语不能,爹,您可真会坑人呐!

    陈光起初也给江老爷子吓哭了,觉得他脑子里坑怎么这么大,其他几个老先生的反应也有点出人意料。

    但看得久了,他还是发现了点苗头,不对,事情不对。

    如此重大的决定,江雅歌的爷爷再怎么坑也不可能一个人私底下做了,其他老先生的反应似乎有点太刻意了?让人觉得很违和。

    没错,就是违和!

    陈光第一次体会到,原来一个人对演技的领悟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之后,真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

    尤其是当别人在他面前演戏时,他很容易便能给看穿了,窥破表象直达本质。

    老先生的演技真的很精湛,难怪说最出色的演员都在政坛呢,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他们终究瞒不过陈光。

    其他老先生是故意装出来的不知情的样子,就是为了让在场的武人们相信,导弹是真货!

    摆出导弹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加震撼,让这些武人老实安分下来。

    “诸位,现在你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吧?我们把你们请来这里,本意也是想与大家好生沟通,如无必要,谁又想玉石俱焚呢?”

    居中老者似乎也很是费了点神才冷静下来,再度对着话筒道,但他的嗓音稍微带着点颤音。

    陈光给他点三十二个赞,这演技,杠杠的,要不是老夫是世界派大宗师,真就给你骗过去了。

    内劲武人们似有些骑虎难下,行走江湖,本事第二,面子第一,面子比天大。

    明明心里怕得要命,但嘴上却又不愿轻易认怂。

    可如果能活着,谁又想轻易见阎王去呢?

    此时大家依旧僵持着,无非就是面子上抹不过去罢了。

    但只要不再继续紧逼老爷子们,似乎也没什么性命之忧,他们虽然年迈,但其中一老头儿的儿子也在台下嘛。

    没错,那光头肯定是老头儿的儿子吧。

    旁边那个藏头露尾把脑袋缩在桌子下面的小光头,应该是那放导弹的老头儿的孙子吧,一家三代呢,真是够拼的。

    就在这时候,居中老者突然一捂胸口,面现痛苦之色,一手扶着主席桌就要软倒下去。

    “不好!老首长心脏病犯了!快!药!”

    谭照华在后方惊叫着。

    陈光、江原潮和一众继续呆在会议室里的内劲武人们也纷纷傻了眼。

    老先生你刚说你心跳停了就得炸,现在你突然就闹心脏病,你是要闹哪样?要把我们心脏病都吓出来么?

    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别搞事啊!

    如果因为你闹心脏病就把所有人都炸个底朝天,这得冤成什么样?

    台上闹腾许久,又是过去数分钟,老先生才终于苍白着脸缓过来,摆摆手挺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抱歉,其实我是强撑着,空包弹变成实弹我自己也有点心里没谱,精神压力稍微大了点。”

    “咱们坐下谈,慢慢谈。”

    “是的没错,待我等回去之后,定将诸位领导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达给本门宗主,凡事好商量,老先生切莫动怒。”

    “老领导,我这里有本门特效定心丸,不比万花谷出产的药丸差,您先拿好。”

    “我们虽是武人,但其实也有一颗侠义之心,只是有些时候脾气暴躁了些,方才多有得罪实在抱歉。”

    这回可真好了,方才的群情激奋给这么一折腾,早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先前众人有恃无恐,是自觉本领高强,现在楼下摆着俩大家伙,并且还真有随时炸锅的可能,谁能不慌?

    现在掉头就跑?

    万一把人逼急了,他真按下去了呢?

    还有,在场这么多江湖同道,怎么就没个机灵见的带个头先跑路呢?

    大家都代表各自门派的脸面,谁先抬脚谁先怂,这人丢不起啊。

    最重要的,是只要安分下去,局面还控制得住。

    “感谢诸位的理解,我们今天真是想与大家好好沟通的,你们如果有意见,可以在会后慢慢和我们聊嘛,这本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都不沟通,咱们又如何增进了解呢?既然如此,那咱们这会,接着来?”

    居中老者让人扶了张椅子过来,颇显吃力的坐将下来,右手则继续捏着按钮盒子摆在桌上。

    “不错,老首长说得对!诸位同道还请稍安勿躁,今日本就算不上什么一锤定音的时候,沟通为主,交流为主。老首长你也不要动怒,我相信江湖同道都是心存侠义的!在下特殊事务局司马北,还请大家看在这多年与我特殊事务局的交情上,各回各位。”

    一直坐在前排不曾有所动作的特殊事务局副局长司马北终于站出来说话了,欧阳天行推脱不来,但特殊事务局终归是要来个重量级人物的。

    这司马北身为欧阳天行的心腹,这么些年里也没少与诸多江湖人士打交道,在江湖上还真有几分薄面。

    有他牵头,其他人也顺坡下驴各自坐回位置,虽然看着老头儿手里的按钮盒子心头还是犯怵,但场面倒也没刚才那么激烈了。

    陈光则是已经彻彻底底的服气了,他以前一直以为治大国如烹小鲜是说来玩儿的,是给那些没什么本事成天只能围着锅碗瓢盆或者粗茶淡饭打转的吊丝百姓们灌的毒鸡汤。

    他也真没领会到老先生们到底有多能耐,甚至觉着靳老头和江老头有些老糊涂。

    可今天这堂别开生面的会议给他上了狠狠的一课。

    面对无比复杂的局面,他们用这种蛮横不讲理到甚至有些儿戏的方式,还真就把这看似千钧一发的场面给控制住了。

    他这心脏病也是装的!

    国家大事,有些时候看起来复杂,但真落脚到实处,似乎又没那么高深。

    同样是与人与事打交道的哲学,恰当的时机用出恰当的方法,哪怕是个心脏病,也能平天下!

    一番折腾之后,方才离场的诸多少壮派又陆陆续续回返,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着原本桀骜不驯的武人们一个个正襟危坐,简直乖巧得和小学生一样,纷纷倍感惊奇。

    “咳咳,那咱们就继续,哦对了,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老首长你刚把ppt说完了。”

    褚秘书凑上来低声道。

    “屁屁踢?”

    “呃,就是那些讲科技进步的图片,都说完了。”

    居中老者恍然点头,“哦对,彩图就彩图嘛,干嘛要起个屁屁踢这么不雅观的名字?好的各位,我的话说完了,下面有请我们新成立的部门,光定总局局长陈光同志上场讲话,他会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新部门的职能范围,目的还是和之前一样,保持沟通,协同进步。”

    司马北脸一僵,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什么光定总局的存在,但自己这才刚站出来帮着震了场子,你们立马就要把初生儿般的小部门搬上前台?

    你这不是当众打我的脸?

    司马北此时在想什么,光老爷不在乎,他自己这时候却蛋疼得不行。

    我才刚从莫大的惊吓里缓过神来,你们这就让我上台讲话啊?

    对了,咱这光定总局到底是什么职能?

    怎的我一时半会儿没什么谱呢?

    陈光开始在脑子里回忆当初看到那份光定总局成立时的文件,可思来想去,却觉得里面全是豪言壮语,但真具体到他这部门职能却全都是未知之数,说白了就是一抹两眼黑。

    想来想去也就现在辛沁和巫苗婉在五京做的事,没别的了。

    但他并没有多少犹豫的时间,谭照华已经从主席台上走了下来,“来,小陈,快上来。”

    陈光硬着头皮跟着谭老头就往主席台上走去,不知不觉间在他上台时诸多依然在台上的老先生们居然分别往两边让去,无形之中倒给他营造出一种分外尊贵的感觉。

    自己知道自己多少斤两的陈光却非但没觉着多得瑟,反而只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混蛋!你们这是想让我背黑锅啊!

    他站在主席台中央,轻轻咳了声,好吧这是试话筒,效果挺好的。

    结果没等他说话,台下却渐渐开始喧闹了起来。

    “怎么是他?”

    “天!原来是他!”

    “这光定总局,不得了啊!”

    “难怪现在他们有勇气与我们谈了,原来文家已经与这些人走到这么近了吗?”

    人群中,持剑尼姑倒是神色平静,似乎早有所料,叹道:“这种事情对这年轻人来说,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花衣美妇倒是洒脱,“扛过去就是福,扛不过就是货,谁叫他一普通角色却和文家女儿搅浑在一起的。”

    “但我倒觉得他看起来却胸有成竹的样子。”

    “当然,那小女孩何等眼高过顶的人物,能被她看上的男人,就算不修内劲总也该有点特异之处嘛。”

    好吧其实这时候最懵逼的人却还是得数陈光,说真的他本来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现在这么年轻的自己突然登台,这些武人多多少少也该露出点不服气的神色来,可为毛他们却一个个恍然大悟的样子,好像早就认识我了啊!

    这感觉很诡异很讨厌啊!

    好像是自己在洗澡的时候唱山歌,本以为没人知道,结果却给镜头全球直播一样那么尴尬。

    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却唯独我自己被瞒在鼓里呢?

    “见过陈先生。”

    终于,有人第一个站出来,对着陈光一拱手表示尊重。

    有人起了头,后面的也就陆陆续续跟上,文家的名头还真就那么好用。

    江湖三大世家传承已久,虽然之前几十年里文家似乎有没落的迹象,但文宗境的文雯横空出世,顷刻间便让这家族重回巅峰。

    江湖本就是个强者为尊,实力说了算的世道。

    更何况这位先生还是让文家宗主亲自放出话来要保的男人呢?

    这是我看上的男人,你们悠着点,他虽然没什么本事,只是个普通人,但谁敢动他,就是动我性命,我定与你不共戴天。

    靳老头与江老头却是同样知情,二人在背后拍拍陈光的肩膀。

    靳老头低声道:“你有什么想法就放开胆子说,你的后台比你想的还硬。”

    陈光终于是明白了,他全明白了!

    难怪老先生们都这么看好我,感情你们是相信文雯的眼光啊!

    我说您二位就没想过,老夫既然给文雯看上了,还能再勾搭你们的孙女儿?

    不对,文雯放出去的风声里肯定还有别的说法,不过现在没时间追究了,先把这破事给顶过去回头再慢慢问吧。

    没办法了,只能拿出当初在须臾海中的气势了。

    他举起双手,再缓缓压下,示意所有人都噤声,等会场里彻底安静下来,他才缓缓说道:“大家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不对!这开场白太没有气势!

    “我是陈光,光定总局的第一任局长陈光,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好吧还是很没气势。

    “诸位都来自五湖四海,相聚于此都是缘分。”

    很好,气势慢慢的上来了。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你们有什么事情大多都和特殊事务局打交道,以后,你们得和我打交道。”

    诸多老头子眼睛大亮,要的就是这个味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