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五 去向不明的魏延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裴茂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迷茫的四下观看,用手摸了摸脖子,脑袋好好的生在脖子上才长长舒出一口气来。定住心悸,想从整大军再战,耳边传来士兵们惊恐的喊声:“大纛断了,大纛断了……”

    “裴将军死了……”

    士兵中传出无数哀嚎,迷茫的在战场上寻找主将旗帜。将旗代表的就是主将,两方混战,士兵们是无法在战场上寻找到主将的,只能看到上空醒目的战旗,一旦倒地,士兵们便失去将领目标。一般将旗对士气影响不大,即便被斩断,士兵们还有其他将旗指挥,若是主将大纛一段,士气彻底消失。这就是为什么主将一般都是坐镇中军,不会轻易涉陷的原因。

    敌军士气无存,连裴茂亲卫也开始思退,整个大阵由外向内扩散开来,无数边缘士兵丢盔弃甲撒腿就跑。失去敌军抵挡,吕布骑兵前进的步伐加快不少。眼见吕布勒马后退,欲再次冲来,裴茂大声高呼:“你不能杀我,我是天子亲绶持节将军!”

    “我十年前就持节督领长安诸军了。难道你还想要我听你军令?”吕布嘲讽的看了一眼裴茂,厉声问道:“降不降?”

    “降,我愿降!我可以号召关中各路人马对抗钟繇领回的西凉大军。”裴茂慌忙说道。

    “你有这个用处?别做梦了,你不过是一个失势的旧人,还想和钟繇抗衡?”吕布抓住裴茂脑袋,将之提上马来:“下令你部士兵围杀段煨。”

    周仓亲自捡起裴茂的半截战旗,旗语连连,下达进攻段煨的命令。

    段煨以骑兵为代价已经驱兵杀入张辽阵中,即便杀入张辽阵中,张辽军人人都猥琐的带着藤牌,除了最开先被骑兵冲死的士兵,基本上段煨需要五个士兵的命才能换一个张辽士兵,他被张辽分兵切割反包围在阵中,险象环生。段煨好不容易灭杀了一名士兵,捡起藤牌提在手中。

    整面藤牌不过五六斤,携带十分方便,又不会影响士兵体力,也不会影响大军行军,防御力十分出色,刀剑砍再上面俱不能过,最少要七八次全力砍劈才能洞穿一面藤牌。段煨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他也要全军推行这种盾牌,既不费钱又不费事。

    与此同时,还在攻打阵壁的段煨士兵受到裴茂部曲的突然袭击。

    段煨惊魂大冒:“裴茂疯了吗?为什么袭击我军?”

    段煨身处最为激烈的交战前线,身先士卒带兵冲杀,没多留意裴茂和吕布骑兵的对决。裴茂以十倍之数的步兵怎么可能抵挡不住一小酌骑兵,他并未将赶来支援的吕布骑兵太过在意,他仅仅忌惮吕布个人战力而已。

    “裴茂中军被破,阵前投敌夹击我部,将军速走!”一员校尉上前焦急的说道,顺手将一刀将敌军藤牌砍为两半,用老藤编织的藤牌散落一地。

    段煨立足关中十数年不倒,绝非等闲之辈,有勇有谋。难得的是拿得起放得下,见败局已定,毅然决然的带着亲卫打算突围而出。他是董卓麾下仅存的几个将领之一,还能混到这般风生水起,就是因为他识时务,知进退。因曹操有雄主之姿,段煨觉得吕布不是其对手,便死心塌地的追随他。

    他大纛刚动,突然,身后士兵一阵絮乱,一团烈火冲开士兵,带着一阵冷风袭来,段煨只觉得脖子一凉。

    段煨虽是一员良将,善于带兵,但此人是董卓旧部仅存几员将领之一,对关中、乃至整个西凉的积威甚重,威望超过吕布,吕布是不会让这样一个人投效自己,他无法把控风险。主要原因还是段煨对吕布的威胁远超段煨自身能力,所以,吕布完全没有一丝爱才之心,留不如杀。

    “叮咚,你获得段煨将魂,请查收。”

    百年没有动静的游戏提示音响起,吕布得到一个完整的段煨将魂。一瞬间,吕布计上心头,已有诈开长安的办法了。

    “追杀段煨……追杀段煨,休走了段煨!”吕布继续纵兵在段煨部曲中来回奔跑,和长安比起来,招募段煨手下士兵就显得无足轻重。

    一战而定华阴、渭蓝两县大军,段煨战死,裴茂投降,潼关已经牢牢掌控在吕布手中,只要扼守住潼关,吕布大军便不会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即便西凉铁骑十万,吕布也能周旋一二。

    张辽率军斩杀段煨军首级七千余,缴获战甲、武器接近万件。

    “攻打华阴。”吕布下令。他要趁段煨大军溃败,一鼓作气将华阴攻打下来,若是有败兵退回城内防守,会大大加重攻城难度。

    “何人防守潼关?”张辽问道。

    接下来交战的西凉军中骁将无数,韩遂手下八大部将,更有差点战场上徒手掐死马超的阎行,还有马腾、马超、庞德、庞柔、马岱等等悍将,还有无数其他不知名的将领,没有名气可不敢说没有武力。吕布麾下武将看起来无数,真要一一对比,远不如西凉人多势众。

    张辽、黄忠、张绣等猛将是不能留在潼关防守的,吕布缺乏陷阵大将。

    “让裴元绍守函谷关,替换郝昭前来防守潼关。”吕布最终决定放弃函谷关,如果曹操真下定决心西来,函谷关只能拖延曹操的步伐,是挡不住曹操的大军的。

    “将宛城交给孙康防守,等百姓全撤进武关之后交给张允。高顺、陆逊、吕绮玲尽快来长安与我军汇合。并且内乡滞留的百姓、粮草等全部由武关进入蓝田,让屯田校尉舒邵组织百姓开垦荒地,其余大军准备开进长安。”吕布道。

    有段煨将魂在手,诈长安万无一失,是时候将尾巴切掉,全力应对西凉大军的反扑。

    “将军是要放弃宛城,收缩兵力与西凉军一战定胜负?”刘晔问道。

    “西凉军北靠西凉,今来客场作战,我军即便战而胜之,却不能定之。”吕布说道。

    “我也正是此意,西凉军非朝夕可定,败个十仗八仗也不会失去战斗力量,除非将军能平定西凉,羌胡方可定之。”刘晔道。吕布只要一天没打进西凉,西凉大军就有无数粮草,战马补充,兵力可以源源不断。

    “兵贵神速,主公既然有计诈去长安,宜速取。”徐庶催促道,以免夜长梦多,只有将长安捏到手中,大家才有底气进行接下来的战斗。

    “不错,攻打华阴就交给张辽吧……”

    吕布还没说完,远处快马驰来,一名骑兵远远高喝:“报!殄虏将军伍习引军来犯,新丰告急!”

    “魏延呢?防守户县的魏延呢?”吕布抓狂问道,魏延关键时刻不扼守住伍习,让吕布火冒三丈。

    “魏延将军去向不知。”传令兵回道。

    “谁能告诉本将,魏延去向?”吕布回顾左右将领问道。大家和吕布一样,根本就不知道魏延去了哪里。

    “魏延不会临阵投敌了吧?”黄忠对魏延有偏见,也非常怀疑魏延的人品,推测道。

    连徐庶、刘晔也面沉如水,魏延任何动向都应该给吕布上报一声,不管是战败了,还是另有决策,他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很容易让没有准备的吕布崩盘。吕布委托他防备西路大军,没想到西路大军杀到家门口,吕布才得到消息。黄忠、张绣将前线不多的士兵都带来战场,后续部队还没赶到新丰,吕蒙能靠手中那么点兵力守住城池吗?

    “魏延部不知所踪,若是新丰、蓝田两县丢失,武关大军无法北上。而粮草也全囤积在武关,潼关一线大军得不到补给,情况十分危险。即便从武关转道弘农运粮,曹兵、嵩山雷薄陈兰也会趁机掠夺,没有大军护送,此路不通啊。”徐庶继续说道。现在严重影响成败的就是粮草问题了,若粮草不至,士兵们一旦饿了肚子,瞬间扎营给吕布看。

    “先打下长安,有落脚之处再说。张辽带兵支援新丰,本将前去取长安。”

    新丰不容有失,这是粮草北来的必经之路,魏延这一手直接打乱了吕布的排兵布阵。

    况且长安即便拿下了也不好守,长安每面外城墙取有三门,光是城门就有十二门之多,里面还有大大小小无数宫门,吕布需要多将领来守?而长安城内的粮草又有多少?

    想要用段煨诈城,吕布还非得去不可才行,距离太远,召唤出来的段煨和野怪没有区别,完全不受吕布控制。

    “各位不必猜疑文长,或许文长有更好的决策,因担心泄露军情,方未告知,且待之。”这话连吕布自己都不信,以记忆中,魏延的人品真值得怀疑,但是魏延不至于现在就反水吧,他一心想证明他的能力,现在反水那就和自己的名声差不多了,那是天下间无处可投。

    吕布不能轻易怀疑别人,即使怀疑,心中不快也不能表现在脸上,万一魏延并没有异心,吕布对他的怀疑传到他耳中不就迫使他变心了吗。吕布努力告诫自己要做一个明主,哪怕假装一个明主。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