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三十章决胜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锐利的红芒绽放,丝丝绿色的气息蔓延,游移之间在他脚下升起,远远看去好像是柔软的绿色蒲叶。

    “这是什么古怪招式?”,

    王大雷第一次见到这等怪异招式,只见到林长定气质陡变,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点点红光散出,竟显得有些妖异,身上凌厉之气大盛。

    曼珠沙华心法第四重。

    他不知道林长定的路数陆鸿却是知道;《剑毒秘典》上记载的清楚,曼珠沙华心法共七重,到了第四重以后每一重都会生出异象,第四重便是这可在段时间内催生灵气的蒲叶,那红色利芒则是与曼珠沙华心法契合的剑气。

    王大雷并不是第一次见识曼珠沙华心法,但牡丹阁中将这心法练到四重以上的本就不多,那寥寥几人即便出手也多是制敌与抬手之间,根本不需要用到第四重心法,因而王大雷也是初次见识到这曼珠沙华的异象。

    “赤枭之剑”,

    林长定手掐剑诀,数十道剑气无声无息间分向两侧,锋芒指向陆鸿和王大雷。

    不是天魔七剑?

    陆鸿心中疑惑,他明明记得《剑毒秘典》中记载天魔七剑才是杜合欢最强的剑法,而这赤枭之剑却是第一次听说。

    虽然疑惑,但脚下步法却陡然加快。

    他已然感受到林长定指向自己的剑气比指向王大雷的剑气强上三分,当下划过几道残影闪到王大雷身侧道:“师兄,我们一同御敌”,

    王大雷肥脸上肌肉踌躇了一下,他自然也感受到了林长定的剑气对陆鸿更具敌意,本自暗暗欢喜,谁料这个陆鸿居然这么不要脸,拖自己下水,偏偏理由还找的这么清丽脱俗。

    劲烈的啸声传入耳中,赤枭之剑震颤飞旋而来;同是剑气,但与陆鸿那似有若无的剑气不同,赤枭之剑厚重凝实,宛若实体,甫一发出两人便心生一种愁云笼盖的惨淡之感。

    “金石盾”,

    知道这一招不同寻常,稍有不慎必定重伤,王大雷的骰子渡上一层金光,通体宛若钢浇铁铸,平添一种坚硬质感,继而飞速旋转,迎风见长,刹那之间便变得有一人大小,旋转着挡在王大雷身前。

    “剑雀开屏”,

    陆鸿背正阳剑在后,右手剑指向上一点,剑气洞开如折扇般散向两边。

    “当当当”,

    十六道赤枭剑芒划破长空,惊鸿而至,其中七道悍然撞上王大雷的骰子;金石之音不绝于耳,王大雷连同骰子一同步步后退。

    却有九道袭向陆鸿,赤枭之剑与剑雀针尖对麦芒,红白交错,灵气巨震之间向四方传荡;剑气纵横激荡,纵然是陆鸿也不得不抽身而退。

    他抽身倒掠之间右手二指便透出剑气,左手正阳剑翻转,同时之间身前剑雀挡下八道赤枭,终至溃散;他只感受到一股炽热倏然而来,继而胸口剧痛,第九道赤枭剑气已透过他的胸口“锵”地一声射在他身后石壁上发出一声剑鸣,消散之际回音犹然不绝。

    “唔”,

    带有炽热火威和剧毒的赤枭入体,陆鸿体内灵气顿时一滞,鲜血从嘴角溢出;他本可将赤枭的剧毒留在体内慢慢炼化,但此时身处险境却容不得他如此,当下强忍胸口剧痛,运转混元功压下剑毒,二指一点剑气向林长定横扫而出。

    此时的林长定已是强弩之末,双手拄剑而立,气喘嘘嘘;明知陆鸿剑气扫来,想要避开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闷哼一声便身不由己地飞了出去。

    好在陆鸿灵气也是大损,这一道剑气大不如前,只是将他扫飞出试剑台,否则他必然受伤不轻。

    见林长定已败,陆鸿当机立断,转身翻转正阳剑刺向王大雷。

    王大雷亦是堪堪挡住林长定的七道赤枭,骰子上已经有道道裂纹,体内灵气一时紊乱。

    见林长定既败,他的反应与陆鸿如出一辙,不管掉落在地的骰子,来不及掐使剑诀,握起飞剑便杀向陆鸿。

    “师弟,得罪了”,

    “师兄,得罪了”,

    飞剑与正阳剑正面交击,王大雷力催三分,硬要压制陆鸿,陆鸿却是纯以巧劲,快剑连环;一阵火花四溅后王大雷的飞剑就被陆鸿斜刺里挑飞,正阳剑向前一递便横在王大雷脖颈上。

    若论剑诀他或许能与陆鸿斗上一斗,但若论剑法只怕他再练三年也难以和陆鸿分庭抗礼。

    “咳师兄,你输了”,

    鲜血从陆鸿胸口,嘴角溢出,他显然受伤不轻。

    王大雷呆了半晌,心里有点可惜,有点不甘,又觉无可奈何,抱拳道:“师弟剑法了得,下次剑试师兄再来领教”,

    回头看了一眼青阳子袖中的紫阳金瓶,叹了口气走下试剑台。

    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啊。

    莲心看着陆鸿,见他身受重创却只是洒然一笑便走下试剑台,背影颇有几分苍凉之感;心弦仿佛被触动,这种寂寞寥落才是隐藏在他笑容背后的东西吧。

    她凝眉道:“长定,还不给他解药”,

    “是”,

    林长定取出一个小瓶子扔给陆鸿,悄悄看了一眼莲心便收回目光,心里总觉得副楼主对陆鸿似是非比寻常。

    直到陆鸿走下试剑台时台下依然是鸦雀无声,仿佛刚才仍在回味着刚才惊艳的一战;其后有侍童将紫阳金瓶,雪莲花种和百年兽丹放在盘子里端给陆鸿。

    众人眼中俱都露出艳羡之色,熟料陆鸿却只收下紫阳金瓶和百年兽丹,看了一眼雪莲花种对侍童笑道:“这雪莲花可解毒疗伤,亦可驻容养颜,妙用无穷,给我未免可惜,我便借花献佛将这花种送给副楼主了”,

    这话看似平常,但内中却有颇多令人揣测之处,不仅众弟子愕然,连杜合欢和青阳子都十分诧异地看向莲心。

    莲心万料不到他突然如此作为,脸上红霞顿生,也不知心中是惊是羞是怒,怔了一怔屈指一勾将那粒花种吸入掌心,说了一声“多谢了”便不再看他。

    没有人敢多问,杜合欢看了一眼莲心,莲心点头示意,他转身与青阳子说了些什么,很快走上前来笑道:“本次剑试奖赏尽归陆鸿所有,固然可喜,但陆鸿虽然独占鳌头,本门英才却远不止他一个,我与青阳道友商议了一番,决定开启本门剑坟,凡是本次剑试中表现不凡的都可去剑坟中探一探机缘”,

    “青阳道友,有资格进入剑坟的人选还是你来钦定吧”,

    进入剑坟的资格?

    众人立时屏息静听。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