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最新动态>莽荒纪

莽荒纪 第十章 东山泽

23 人参与评论

时间: 2017-01-06

发布人: admin

  • 西府城外的山林边缘。

        纪宁和漠乌、女仆秋叶分别坐在三头黑狡兽上,黑狡兽形似豹子,身上隐隐有豹纹,头上牛角,是一种极为凶猛的野兽。翻山越岭如履平地,速度且极快,是一极好的坐骑。当然和驯服的妖兽比还差些。

        以纪宁的地位用这样的坐骑,算是很低调了。

        “西府城。”纪宁回头而望,遥看着远处那座巨大的城池,那是从小生活的地方。

        “走!”纪宁喝道。

        脚跟一磕打了黑狡兽的腹部,黑狡兽顿时一跃而出窜行而出,身后的秋叶、漠乌也连骑着黑狡兽跟上。

        ……

        冬去chūn来。

        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山林中,正有着数十名穿着兽皮的男人们欢快前进着,他们中有过半都挑着担子。

        “达拉叔!”其中一名显得稚嫩手持着长矛的少年兴奋道,“之前你还不肯带我去东山泽,说东山泽多么危险。可是这次……根本没什么危险啊,就能打到这么多的鱼,足够我们部落吃好久了。”

        在其身侧一雄壮好似黑熊的男人笑着:“阿一你给我们带来了好运,这次去东山泽我们一个族人都没死,这是很少见的。不过你不能因此小瞧东山泽,东山泽是方圆上万里的大地上数得着的大妖聚集之地,当然在东山泽里面的鱼儿也是无穷无尽。”

        “阿一,你这是第一次和我们去打渔,多走几次,就知道多么危险了。回去一定好好打熬身体炼气,实力强才能活的久。”旁边一独臂男人也笑着。

        “阿一也不小了,这次回去应该可以给阿一找女人了,多弄几张好皮子,去和邻近部落换个屁股大点能生养的女人。”

        “多找几个女人,多生点娃娃。”

        这些男人一个个调笑着少年。

        而在这时不远处的茂盛荆棘丛中正潜伏着一头黑sè毛皮的妖兽,它有着光滑的毛发,柔软的身躯,形似豹子,双眸隐隐泛绿,它的身躯有着足足两丈多长,它的鬃毛却非常的硬,宛如扇形尖刺。

        它在等着,等着机会。

        “这你们别管,我自己找。”阿一有些羞红了脸,连喊道。

        “哈哈,羞了。”

        男人们笑着。

        忽然——

        “吼!”一道巨大黑影忽然扑出,直接扑向了走在最边上的持着长矛的一部落男人。

        “有妖!”这部落男人连怒吼一声,手中长矛就是迅捷的往前一刺,从小就苦练的这一刺在他打熬数十年的内劲下具有着莫大的威力,“噗!”那巨大黑影的爪子轻轻拍击在长矛上便令长矛歪到一边去了。

        “快。”

        “杀。”

        周边的几名部落男子都怒吼着猛地刺出了手中的长矛,作为一个小部落,没有多么高深的仙魔秘术,那么长矛、长枪这类长兵器就令很多人喜爱了,每天也只需苦练刺、截等简单的动作,苦练上数十年威力也是非凡。

        “哗!”踩着长矛兵器,巨大黑影轻轻一跃,扑向了这群部落男人的zhōng yāng处。

        这些部落男人们经常去东山泽打渔,所以选择的归来路途还是很安全的,很少遇到妖兽,可是他们骨子里还是非常谨慎,挑着担子的族人都是在zhōng yāng,像仅仅手持着兵器实力较强的族人则是在外围。

        “是犴兽!”独臂男人连喝道,“小心。”说着他挥舞着单刀直扑巨大黑影。

        “妖怪,给我死!”最是雄壮的好似黑熊的‘达拉叔’也挥着长柄巨斧扑向那巨大黑影。

        “杀。”

        部落男人们个个疯狂。

        犴兽的威名他们个个知晓,刚才足足六名部落强大战士围攻都被犴兽轻易践踏着兵器跃向zhōng yāng,这使得他们个个明白……这个犴兽恐怕是已经修炼到后天圆满的可怕妖怪了,今天说不定要死几个人了。

        “吼~~”犴兽再度怒吼咆哮,不像之前的一沾就走,而是疯狂冲击。

        铛!

        独臂男人直接被震得倒飞开去,而最雄壮的达拉叔则是睚眦yù裂怒吼着挥劈着巨斧,犴兽也明显发现这个巨斧人类是最有威胁的一个,根本不再理会其他部落战士,而是直接利爪拍击在巨斧上,使得斧头歪开可依旧劈在这犴兽的腹部,划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可犴兽腹部肌肉一紧,连流出的血也很少,主要是这一斧划的不够深。犴兽咆哮着蹄爪踩踏斧头的同时,便张开獠牙大嘴咬向达拉叔。

        “达拉叔。”还有些发愣的少年阿一惊得大喊。

        “达!”

        “达!”

        周围部落男人们都急了。

        忽然——

        “咻!”一道宛如流星般的一抹光华,穿过遥远的距离,瞬间从犴兽的头颅钻入,跟着从犴兽的脑壳后方飞出,尔后钻入了需要两人环抱的大树上,箭头更从大树另一面冒出。

        “吼。”

        达拉叔跌倒在地上,而犴兽巨大的身体扑在他身上,鲜血则是淋的达拉叔一脸。

        “达拉叔。”少年阿一飞奔过来,都快哭了。

        “没事。”那雄壮汉子猛地一推犴兽便站了起来,同时一抹脸,令整个脸都是血,“这不是我的血,是犴兽的血。”

        独臂男人也走来看了眼,看着犴兽的尸体又看向旁边的那粗壮大树不由瞳孔一缩,低沉道:“一箭贯穿犴兽最坚硬的头骨,还shè穿黑箭木……太可怕了。而且还是犴兽飞扑时遭到一箭,这箭术也……”

        “是个神箭手。”

        “是神箭手出手的。”一个个部落男人们看了下犴兽尸体后都连朝远处看,从箭矢shè来方向他们就判定了神箭手的大概方向。

        哗!哗!哗!

        只见三道身影从山林深处朝这靠近,这群部落男人们小心看过去……很快便看清了,只见三人骑着三头神俊的黑狡兽,黑狡兽在崎岖的山林中却如履平地,很快便到了这群部落男人面前。

        “呃……”看着眼前这三人,这群部落男人们错愕了。

        骑的是神俊的黑狡兽,穿的也是做的较为jīng美的兽皮衣,可是当先一人是看起来很清秀的少年,旁边一人则是更加貌美的女子,他们发誓……他们整个部落中都找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子,虽然此刻穿的很是英武,可掩盖不了她的美丽。至于在少年另外一侧的男人则是散发着一股凶悍气息,让这群部落男人们为之心颤。

        “呼。”那男人翻身下了黑狡兽,走到了那粗大的黑箭木旁,嗤的一声就拔下了箭矢。

        “公子。”男人走到少年旁,连恭敬将箭矢递过去。

        纪宁接过。

        在外闯荡冒险,虽然自己准备的箭矢非常多,可如果shè出一箭就不要,怕要不了多久就没箭了。这些可都是非常好的箭矢……可以多次使用的。

        “尊敬的公子。”这群部落男人中的独臂男人上前恭敬弯身,“感谢你出手救下我们,不知道我们铁石部落能有什么能为公子你效劳的。”

        其他部落男人们个个不敢吭声。

        带着一女仆、一男仆在外闯荡……这显然不是一般人,加上之前公子的称呼。能被称呼为公子的,一般都是些族人数万的大部落首领的儿子,才能被恭敬称呼一声公子。显然这少年应该来自一个很大的部落。

        “你们谁熟悉东山泽?”纪宁坐在黑狡兽上,直接问道。

        一群部落男人们彼此相视。

        这个公子去东山泽干什么?绝对不可能像他们一样仅仅打渔吧,肯定非常危险。

        “我熟悉。”黑壮的达拉叔上前一步,“我去东山泽打渔数十年,非常熟悉那里,如果公子要去东山泽,我愿意为公子带路。”

        “很好。”黑狡兽上的纪宁一笑,随手翻出了一块兽头金扔了过去,“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达拉叔接过这兽头金顿时眼睛一亮,这一块标准十斤重的兽头金足以让他孩子一辈子过活了,他连递给旁边的独臂男人:“帮我带回去,给我家大崽子,我如果死了,你也帮我照顾下我的三个娃娃。”

        “好。”独臂男人点头。

        “报上你的名字。”纪宁道。

        “尊敬的公子,你可以称呼我达!”达拉叔恭敬道。

        “达,你上她的黑狡兽。”纪宁指着旁边秋叶的坐骑,“秋叶,你到我这。”

        “是,公子。”

        秋叶连一跃而下,随即上了纪宁的黑狡兽,从后面抱着纪宁的腰。从小伺候着纪宁一起长大,感情之深如同姐弟,而且作为纪宁的贴身女仆也早被定为纪宁女人了,当然没丝毫避讳。

        达拉叔屏息小心的骑上黑狡兽,他还没骑过这么好的坐骑呢。

        “走。”

        纪宁一声令下。

        哗!

        纪宁等人骑着黑狡兽迅速就消失在山林中。

        “刀叔。”少年阿一连焦急问道,“达拉叔带他们去东山泽,会不会有危险?”

        独臂男人点头道:“他们和我们不一样,那个少年一定是一个大部落首领的孩子,从小受到最好的教导,那一箭应该就是他shè的。他去东山泽应该是进行成年礼冒险!是要杀死足够的妖兽才行的,而东山泽太大又复杂,凭简单的地图根本弄不清,所以他们找达拉叔帮忙指引。”

        “成年礼?可那少年应该没成年吧。”少年阿一道。

        “有的人长得显老,有的显小而已。”独臂男人道。

        其实现在的纪宁刚刚十一岁,身高也过了一米七,和前世差不多。

        “不过这个公子很仁义。”独臂男人感慨,“刚才犴兽突袭,如果不是那公子出手……我们估计要死几个人,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达拉叔!有救命之恩,你达拉叔知道要死也得过去帮忙指引的。更何况那公子还给了这么一块兽头金,十斤重呢!”

        “快,快,快。”独臂男人忽然喝道,“将犴兽的尸体分下,抬回去。”

        “快。”

        “来。”

        一个个抽刀子,抡斧头,迅速将这犴兽尸体给分了,尔后便又踏上了归途。

分享到: